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ao-zijun的博客

廖琦心理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心理学会会员, 注册心理师, 中德精神分析师, 国际分析心理学(IAAP)中国发展组织成员, 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学会(ISST)中国发展组织成员, 华南师范大学特聘心理专家, 中国保健协会心理专业委员会心理学副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北川中学:小心疗伤  

2008-06-03 11:45:52|  分类: 杂谈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南方报业新闻时间: 2008年05月29日 来源:南方周末
作者:陈一鸣

北川中学:小心疗伤 - liao-zijun - liao-zijun的博客

北川中学:小心疗伤 - liao-zijun - liao-zijun的博客
北川中学:小心疗伤 - liao-zijun - liao-zijun的博客
  蹇晓茜说:“妈妈是天使,我是小天使”本报记者陈一鸣/图

  没离开北川的师生去了天堂,离开北川的师生来到绵阳。长虹培训中心挂上从废墟中运来的北川中学的牌子,师生的自救从学习开始,然而心灵的余震远未结束

  13日,北川中学幸存师生被安置到九洲体育馆。

  14日,师生转移到虹苑剧场和长虹体育活动中心。

  19日,转移到长虹培训中心。本来已经分配好宿舍和教室,为防余震,又紧急搭建了80顶帐篷作为宿舍。目前简易教室也在建设之中,估计6月投入使用。

  □本报记者陈一鸣发自成都

  这似乎已经是灾难的尾声———5月22日,北川中学绵阳临时校园遭受轻微余震,一个男孩受了惊吓,从二楼跳到楼下水泥地上,双脚粉碎性骨折。5月25日早晨8点41分,突如其来咔嚓一声巨响,惊叫声和桌椅的哗啦声随之四起。眨眼间,几名正在上课的高三学生已经冲出教室,二层的一位男同学按住走廊栏杆,做出欲跳的动作。不远处拆危楼的工人及时喊道:“别怕,这里拆房子呢!”混乱只持续了三四秒。无一例外,冲出去的同学迅速安静下来,扭头走回教室。接下来没有议论,没有嘈杂,一切恢复原状。

  课间休息,一个男孩跑上山坡,兴奋地对复旦大学心理学教授申荷永说,早晨我一点都没害怕。满脸络腮胡的申教授说,害怕也没关系,现在情绪不稳定是正常的,不必着急恢复。“可以说,经历这次地震的孩子的心理状态超出了我们以往的所有经验。”申荷永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妈妈的死就是和我有关”

  操场边有个小草坡,坡上搭着一顶凉棚式的大帐篷,帐篷下一群孩子在玩。那是心理救援志愿者工作的地方。

  一个女孩子埋头摆弄着沙盘,来自广州的心理咨询师廖琦一直在她身后悄悄观察。

  沙盘里摆着房子,房子后面是花园,花园里一个小男孩抬头望着天空。离房子很远,站着几个孤零零的成年男人,更远处是两只乌龟,一只兔子,还有一头牛。

  廖琦坐到了她的身旁问:“同学,你叫什么名字?”女孩子没吭声,把胸前的牌子递到廖琦手上。她叫蹇晓茜,高二(四)班学生。

  廖琦又问,你摆的是什么意思,能给我讲讲吗?“家的感觉”,晓茜说话时头没有动,眼睛依然看着沙盘。“家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呢?”“其实我没什么感觉了,我现在觉得自己很麻木,把死都看淡了。特别是在九洲那几天,余震我都没动地方,你要砸就砸吧。我现在经常觉得地在动,我就问同学,是我在摇还是地在摇?好多同学也都说不清楚。”廖琦不再追问,开始欣赏晓茜的作品:“这两只乌龟很好啊,背上有壳,很安全。兔子跑得快,牛很有力量。”女孩子这才打开话匣———“昨天晚上我梦到我过生日,妈妈说要请我吃大餐。”晓茜抬起头,笑得很开心的样子。“其实地震当天晚上我爸爸就找到我,告诉我说妈妈没希望了。她在华星超市工作,昨天我看报纸上说14日超市下面有人呼救,我觉得那就是我妈。”廖琦轻轻吸了口气,问:“妈妈长什么样,能给阿姨讲讲吗?”“妈妈头发长长的,脸圆圆的,跟我一样。以前她遇到过一次火灾,眉毛烧了一半,那一半是文上去的……现在连照片都没有了。我总想,我都高二了,从小到大没送过妈妈礼物。妈妈也姓蹇,我经常跟她开玩笑说,不和你一个姓了,我要和爷爷一个姓。我家挺严的,可妈妈和我特别亲,妈妈特喜欢搞怪。”提及往事,蹇晓茜一直在笑。“爸爸来看过你吗?”“爸爸是副乡长,一直在忙工作。我一直觉得妈妈可能没事,昨天我还给妈妈的手机打电话,说是欠费停机。我就想,也许活着挖出来了,等有人给她充值了,就能接通了……我真想用我的命换回我妈妈。”廖琦说:“大灾难过后,很多人觉得自己不该活着,别人不该死,这很正常,可这不是你的错。”“可我觉得妈妈死了就是和我有关系,前几天我妈想和我聊天,我看电视,玩电脑,都没和她说几句话。现在想想,我妈妈去世了,我连她的生日都不记得。现在所有的细节都让我想起妈妈,可是我一点眼泪都没有了。”“你今后有什么理想,考什么大学?”“妈妈爸爸常说,结婚照都没有一张,我想,我未来学形象设计,给我妈妈好好打扮打扮,喷上香水,爸爸也打扮好,给他们照结婚相。”话题总是离不开妈妈,廖琦鼓动晓茜重新摆一次沙盘。晓茜从众多玩偶中找了一个长着翅膀的白衣仙女和小天使。

  仙女站在一颗红心上,和小天使紧紧依偎在一起。“妈妈是天使,我是小天使,我喜欢这个心形,就摆在妈妈脚下。”晓茜甜蜜地笑着,边解释边用手指在母女周围画着心形。

  廖琦拍下了蹇晓茜和作品的合影,说要把照片寄给她。晓茜说:“我现在没有地址,无家可归呢。刚才聊的我同意刊登,万一我妈看到报纸……”提到妈妈,晓茜又笑了。

  远远地离开之后,廖琦才敢流出眼泪。她对南方周末记者说:“地震过了,救助是为了未来。所以我必须提醒他们,小心地提醒他们,也许看起来有一点残酷,但必须想办法让他们接受现实。”廖琦说,晓茜的问题是太坚强了,不肯接受现实,提起妈妈她总是在笑,这点让人不安。

  看起来这些孩子和平时没什么两样,但在第一天的沙盘游戏过后,廖琦从沙子中捞出二十多个小人、小动物,一半小人的脑袋都被拧了下来。

  按照心理分析学解释,伤害如不及时化解,就有可能转化为创伤性心理障碍,表现为无意识破坏行为、人际交往中的不合作行为、攻击行为。更有甚者,有可能埋下自杀的种子,尤其节日和忌日,是自杀高发期。

  申荷永教授组织的心理救援队这次来了5个人,他们计划一个地方至少呆上一两周,跟踪救援计划至少半年,不能来了就走,让刚产生信赖的受灾者产生被抛弃的感觉。北川中学刘校长观察了几拨心理救援队伍之后,决定请他们留下。

  申教授的困惑是,无法回答高中孩子的一些问题———为什么有的楼没倒,而我们的楼摇几下就倒了?“悲伤非要写在脸上吗?”
北川中学:小心疗伤 - liao-zijun - liao-zijun的博客
  评论这张
 
阅读(149)| 评论(2)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