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ao-zijun的博客

廖琦心理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心理学会会员, 注册心理师, 中德精神分析师, 国际分析心理学(IAAP)中国发展组织成员, 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学会(ISST)中国发展组织成员, 华南师范大学特聘心理专家, 中国保健协会心理专业委员会心理学副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北川中学亲历记之三  

2008-05-29 17:10:47|  分类: 感悟、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5月22日

 北川中学亲历记之三 - liao-zijun - liao-zijun的博客晨曦中的北川中学北川中学亲历记之三 - liao-zijun - liao-zijun的博客失去亲人的教师孩子在摆沙具

 

    上午一早,申老师、高老师、我、雷达、爱农、牟旭景、张睿翀一行七人开车到了绵阳的长虹培训中心,大门口堵满了车和人,有各路的记者和各种志愿者团体等,门口戒备森严,不能进入。

    我们给北川中学的刘校长打了电话,在门口焦急的等了半小时以后,肖老师拿着校长的牌出来接我们进去。据了解刘校长的爱人(北川中学的老师)和儿子(北川中学的初二学生)都在地震中死了,刘校长的爱人先是跑出来了的,后来她又返回去救学生时被埋的。

    我仔细的观察了一下现在的北川中学,操场里面密密麻麻的整齐地排着约50个大的军用帐篷。每个帐篷里面住着20个人。操场旁边有一栋两层的教学楼,有些学生在上课,据了解是高三的学生们。全校3000多人,而现在幸存下来1200人左右,其中,高三的学生占了一半。

    学校旁边有一条铁轨,时不时就有火车鸣着笛从旁边驶过,我们都很为孩子们担心,火车经过时会有震动感,火车的声音也会让人不安,这对于受过巨大创伤的孩子们,无疑是一件痛苦的事情。

    据了解,孩子们第一天来时,把他们安排在三层楼的一个招待所里面,不到1小时学生全都惊慌地跑了出来,然后死活都不愿意再住到楼房里面。他们总觉得地在晃动,房子会塌。因此,长虹厂紧急调用了军用帐篷,全校师生都住在帐篷里面。

    在指定给我们的那片草地上,我们搭起了三个小帐篷,这是我们晚上住的地方。然后我们把睡觉用的防潮垫拿来铺在草地上,把沙具一个个小心地在防潮垫上放好,干完这些快两点了,我们还没吃饭,大家匆匆地找了些压缩饼干充饥。

    两点,孩子们的午休时间结束了。老师把他们集合起来分配了一些活动的场地,然后自由活动。孩子们从我们面前经过时,一下就被那些花花绿绿的小沙具所吸引,呼啦一下全围了过来,很好奇地问“这是什么?”我们告诉他们“你们可以拿你们喜欢的玩具,然后放到旁边的沙盘里面。”

    我坐在沙盘旁边,看到一群孩子手上拿着沙具呼啦冲了过来,迅速的往沙盘里面摆放。一下子我还有点发蒙,因为在我几年的沙盘游戏治疗经验里面,都是一对一的个体咨询,从来没有做过集体的沙盘,我冷静了一下,看到每个孩子面前,都摆了一个小小的区域,我让他们坐在草地上,让他们一个个的讲述他们摆的是什么。孩子们就开始描述起来。

    有的说,“我的房子垮了,这个房子很漂亮,就像我以前的房子”;有的说“我的好朋友都死了”等等,他们开始详细地讲述地震发生时的情况。

    我静静地听着,尽量不发问,而任由他们自由的讲述,小心地不去触碰更深的,或者细节性的问题。

孩子们讲述完了,一阵沉默。

    我轻轻地说:“我们来互相认识一下,说说自己是哪个班级的,长大以后想干什么。”

    他们全是初一的孩子,有个孩子说,“我要当工程师,我以后要建更结实的房子。”有的孩子说,“我要当医生,长大以后可以救更多的人。”有的说,“我要当解放军。”还有个孩子说,“我要当老师。”

     孩子们都高兴地告诉我长虹厂对他们很好,每人发了三套衣服,都是名牌的,一整套的洗漱用具和拖鞋,还发了不锈钢饭盆,伙食很好。

    渐渐的,我们这个团体的关系越来越融洽,他们都会告诉我他们很害怕,晚上做噩梦,很想家人,但联系不上(很多家长都回家乡去了,但通讯不好,很多地方都没信号。)我给孩子们做放松训练,让他们找回现实感。结束后孩子们告诉我:他们一闭眼,就会出现地震时的恐怖画面,当我叫他们把注意力放在呼吸上时,他们就渐渐放松了。这时我才小心地问了问他们家里的情况。

    他们所有人的房子都塌了,家里什么都没有了。有一个孩子失去了父亲,另一个孩子失去了母亲。

    这时过来了一个小男孩,手上拿着汽车,也往沙盘里面放,我注意到这个孩子的行为是具有破坏性的。然后我轻轻的叫住他,问了下他的情况,他叫凡凡,读小学四年级,爸爸是北川中学的老师,他告诉我,“妈妈被埋了。”我让凡凡坐在我的身边,让他摆沙盘。

     对沙盘工作一段时间后,我对孩子们说,“如果现在我们可以共同来摆一个沙盘,你们可以再去看看你们想拿些什么东西,大家可以商量着来摆这个沙盘。”

     孩子们(包括凡凡)积极行动起来,开始投入地重建沙盘。他们会商量着说,“天使应该放在这个心里面。”“这个房子要放在山坡上,才会比较安全。”“房子周围应该有草和鲜花。”“家里人应该是在一起的”等等。有的孩子会把一些小动物埋进沙子里去,他们都在用沙盘来表达自己的情感。

     30分钟后,一个新的世界呈现在我的眼前,这是孩子们通过内心的修复后,重建的世界。

(图片暂缺)

 

     下午3点时,学校一阵骚动,听到大喇叭在叫:“同学们不要惊慌,慢慢地撤出来。”围着我坐的孩子们,都紧张得站了起来,我看到下面的教学楼里,高三的学生纷纷跑出来,后来才知道二楼有同学感觉到了轻微的余震(坐在草地上的我们都没感觉到),大家纷纷的夺路而逃。有一个男孩子,直接从二楼跳了下来,结果两条腿摔成粉碎性骨折,被紧急送往了医院。

     这片草地上,我们七人每人都带了一个十几人的团队,围成一个个的小圈,用各种方式在工作着。有的在做游戏,有的在唱歌,申老师直接用草地当成沙盘在工作。

     我工作的团体都有了几次的变化,最初团体中的男孩子们自发的转移到了旁边,拿着车子等在战斗,沙盘这边全部是女孩子,陆续的有些其他年级的女孩子加入进来。

     凡凡开始和男孩子在一起玩,过了一阵他突然跑过来,背靠着我坐在了我的身边,我感觉到孩子对我的依恋,伸手轻轻的抱住他。

     。。。。。。

     今天的工作一直持续到了晚上九点,学校说我们不能留在这儿住,但东西可以留下。我们全部人又开车回了德阳的帐篷里。

 

   心系汶川:来自一线的报道(申荷永)

   尽管昨晚睡得很迟,并且夜里大家也睡得不好,多了几个人挤进我们的帐篷里(由于公开通知防震,我们的两个帐篷都挤进了一些需要临时救助的人),但早晨6点大家都陆续起来,整装待发,前往绵阳。

我们昨天收到消息,说北川中学撤离到了绵阳,聚集在长虹提供的临时住所。

   北川是这次汶川大地震受灾最为惨重的地方。北川中学原3000余学生,目前只撤出来了1000人左右。许多同学父母双亡,更多的同学目前仍然不知道自己父母和家庭的消息。

   尽管有四川省团委的介绍,但北川中学的校方开始并不愿意让我们在那里做心理辅导的工作。原因是,昨天曾有2-3个心理援助团体过来,做的工作让校长和学校的老师都不能认同和接受。比如,某一个打着心理援助团体名义过去的心理辅导人员,拿了一些问卷或量表,让学生和老师填写:其中有这样的题目,你家里有几个人在地震死亡?你的家人去世对你有怎样的影响?你有没有想到要自杀?……

   北川中学的一些学生,认认真真地填写了问卷,那些"心理援助"者,收起问卷就走人了。

   于是,北川中学做出了决定,短时间内不再让"心理团体"进入,以免干扰学生的情绪产生其它负面的影响。

   当时,我们也目睹了这样一个情景:

   一位某心理援助团体的心理辅导员,在与一位北川中学的学生谈话。

   她问这位学生,你家里有人在地震中死了吗?

   这孩子说,他的妈妈没有了。

   这样心理辅导员说,那你想你妈妈吗?

   这孩子低头不语,眼中含着泪水……

   于是,这位心理辅导员说,那你给你妈妈写封信吧。

   这是一个很听话的学生,拿出自己的作业本,就按照心理辅导员的要求,给自己死去的妈妈写信。

   我们可以看到这孩子悲伤的表情,以及其悲伤的内心。

   这孩子趴在地铺上,默默地给死去的妈妈写信。

   站在那里的这位心理辅导员,显得有些等不及似的,不时催着这孩子写快点。

    10多分钟,这位心理辅导员拿起孩子在自己的作业本上写的信,看了一下就撕了下来,夹到自己的笔记本中,转身走了。

   留下我们这位失去了母亲的孩子,拿着被撕去了一页的作业本,无比的悲伤,极度的失望……

   高岚与我们的两位同学在那里,还有两位文汇报的记者。大家以为这位"心理辅导员"拿了这孩子的信转身离开,是临时有什么事情。没有想到的是,她并没有回来,就这样离开了,乘车而去。

   高岚和在场的两位记者,都禁不住哭了起来,既为这留下来的孩子的悲伤,也为这位"心理辅导员"的无情,以及这无情所带给孩子的再一次的伤害。

   此刻,高岚跪下身来,含着泪水,接近这位悲伤的孩子。

   高岚看到孩子受伤的手臂,已有感染的痕迹;拿出碘酒为他擦洗……

   高岚问孩子,疼吗?

   孩子说,不疼,妈妈若是被救到什么地方的话,那么她会更疼的……

   听了孩子的话,高岚也流出了眼泪……

   我们远远地看着,看着高岚与这位孩子一起的工作。

   北川中学的校长和几位老师,也默默地观望着。

    ……1个小时过去了;我们看到,又有几位孩子慢慢地围了过去。

   高岚与这几个孩子一起,又工作了一段时间。大家都有相同的经历,眼中也都包含着泪水。

   北川中学的校长,含着眼泪对我说,申老师,感谢你们过来工作。实际上,我们的孩子非常需要心理辅导。不仅仅是我们的孩子,我们的老师也一样,尤其是高中部的老师们。

   然后,这位朴实诚挚的羌族校长说,就是我自己,和你这样说说话,都感觉到缓解了许多的压力。你们不仅要为我们的学生做工作,还要帮我们的老师做工作啊。

  评论这张
 
阅读(225)| 评论(1)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