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liao-zijun的博客

廖琦心理博客

 
 
 

日志

 
 
关于我

中国心理学会会员, 注册心理师, 中德精神分析师, 国际分析心理学(IAAP)中国发展组织成员, 国际沙盘游戏治疗学会(ISST)中国发展组织成员, 华南师范大学特聘心理专家, 中国保健协会心理专业委员会心理学副教授。

网易考拉推荐

北川中学亲历记之一  

2008-05-28 17:45:50|  分类: 感悟、随笔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地震以来,有很多机构和团体与我联系,邀请我和他们一起去灾区做心理援助。对此,我是有所犹豫和担心的,中国的心理学界从来没有进行过如此大面积的灾后心理干预,面对这一次的心理干预,所有的人都没有经验,我们有的仅仅是书本上的知识,并且灾后心理干预的资料国内也不多。我更加担心的是,很多没有经验的心理志愿者去到灾区,会把心理干预变成心理干扰,可能会造成二次创伤!

印像深刻的是,有个机构告诉我说,“我们背后是有赞助的,不用自己承担费用,而且还有五家媒体全程跟踪报道。”我的第一感觉就是这有作秀的嫌疑,利用媒体来进行炒作,我是四川人,我觉得回去就好像是自己家里的事情一样,是理所当然的。

517日广州市12355抗震救灾心理危机支援计划启动仪式上,我作了一个“心理救助,你准备好了吗”的演讲,特别提到了参与救助人员在灾后心理干预的知识专业性和自我个性的稳定性上的自我评估等问题,演讲结束后一位白云心理医院的心理医生对我说:“廖老师,你讲得比较尖锐。”我回答说:“这是我的职责。”

17日晚上,我和复旦大学的申荷永老师通了电话,申老师以“华人心理分析联合会、复旦大学心理分析与中国文化研究中心、华南师大心理分析研究所”的名义组织了一个团队即将去灾区进行心理干预,申老师还给我讲了他详细的工作计划,他特别提到,“我们是去工作的,我们没要赞助,也没有媒体跟随,我们准备做长期的工作,包括孤儿的为期三年的心理救助等等。”我是心理分析中国发展组识的成员,我了解情况后,决定和申老师一起去灾区。

晚上我和我所在的广州薇薇安心理咨询机构的刘总通了电话,告诉她我想同申老师去灾区的想法,她立即表示非常的支持,说我们机构就是应该去做一些实实在在的事情,而不是去作秀,希望我们能参与的是长期的工作,而不是短暂的援助。

18日申老师和高老师夫妇就赴四川。我因为手头的一些工作需要处理,比他们晚一天出发。

 

 

520

19日工作结束后,急冲冲地登上晚上飞往成都的飞机,20日凌晨到了成都,弟弟开车来接我,一路上感觉成都好像没有什么变化。

进入市区,发现道路两边的人越来越多,还奇怪着呢,突然听到收音机里面传出一个紧急通告,说19号到20号会有六到七级的余震,让大家注意安全。弟弟说这是政府的第一次预报,以前从来没有过,看来很重要。

很多人都在道路两边搭棚子、铺被子,快进入小区时,路上的车把道路都堵满了,很多车子坐满了人,想到城外去寻找空旷、安全的地方,我们渐渐被这种气氛所影响,感觉越来越紧张,越来越焦虑,很想赶快赶到家,因为家里是父母和孩子。

到家了,妈妈第一句话是:“别人都往外跑,你却往家跑”,我笑笑。小区周围挤满了人,街上全是各种被子、床单等,楼里基本上没有人。我们冲进家,发现厨房里好多蟑螂,到处在爬,妈妈说以前没有这种现象,这种景象更加重了我们的紧张感,好像有大难要临头一样。

赶快抱了一些被子、枕头、凉席等出来,才想起自己忙得还没有吃晚饭,叫家人先到外面去躲着,然后自己跑回家吃点东西垫垫肚子,吃饭的时候心都是提起来的,不知道此刻会不会发生地震,神经处于一种紧张的状态。

迅速吃完后跑到外,找了一处地方把被子铺好,家人和朋友挤在一起,旁边几个年轻人在打扑克,弟弟接到单位电话叫他马上回去值班。

这时我才得空给在绵阳的申老师打了一个电话,告诉申老师有大地震的预告,让他不要住在房里。接着给今天从北京回成都的,我最好的朋友曹佩蓉打了个电话,问问她的情况,她告诉我她们全家开着车,跑到商学院那边,因为那个地方比较开阔,没什么房子,现在睡在车里,马路两边停满密密麻麻的车。

然后又给我在成都成大的同行卢勤打了个电话,她的声音非常紧张,说刚才她和吴薇莉、施琪嘉一起谈第二天的创伤培训的事宜,听说有地震,就急急忙忙地往家赶,她还说成都本地的电话都打不出去,只有外地手机才能打进来。

听到周围偶尔传出连续的狗叫声,总在想是不是马上又要震了,这会不会是个预兆。

躺在地上,我累得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突然感觉到地有轻微的晃动,我一看时间,凌晨两点。

好容易熬到天亮,大家陆陆续续起来,又把被子抱回家,妈妈开玩笑说你体会一下地震的感觉也好。这才想起昨晚还没有洗漱过,洗了个澡,在家睡了一个上午,刚躺上床,就又一次的感觉到了地的晃动,这时是九点。

中午采购了一些下灾区要用的东西,下午去了佩蓉家,她姐姐是成都一所小学的校长,还是成都的三八红旗手,是个责任心非常强的人。她姐姐给我讲,12号那天,震动起来后,她第一反应是往外跑,跑出办公室大概10米远,一下子突然想起来自己是校长,她就站在楼道里面指挥老师和同学先跑。

她姐姐平时是一个胆小的人,她说当时站在那里,房子剧烈的晃动,房子的尘土不断从头顶上落下,心里想房子可能马上就要倒了,今天死定了。虽然害怕,但她想着别人都没走完,她坚决不能走,死也死在这儿。庆幸的是,房子虽然裂了缝,但没倒,全校2000多学生安然无恙。当时的所有的电话都打不通,她姐姐派了一个老师骑自行车去教委通报情况。她姐姐对她当时的反应非常骄傲。

不过她姐姐的内心却非常的恐慌,经常感觉地都在晃,房子在抖,随时准备跑出房间。昨天全市开始复课了,她非常担心学校会出事,觉得压力很大。她姐姐跟我描述这些的时候,眼里都含着泪花。我告诉她,她现在的反应是正常的,为她作了很多的安抚,稳定她的情绪。

到成都不过才短短1天的时间,我已经强烈的感觉到了灾区人民所承受的巨大的恐慌和精神压力,时间稍长,很多人必然会有崩溃感。这时的心理援助显得非常重要。

晚上和申老师通了电话,他告诉我我们这一次的援助对象主要是两个地方:绵竹汉旺镇的东汽集团和北川中学,是两个重灾区。

 

  评论这张
 
阅读(10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